华为智跑现在价格(华为mate30pro可以遥控智跑汽车吗)

一、华为mate30pro可以遥控智跑汽车吗

华为Mate 30 Pro没有内置遥控智跑汽车的功能。华为Mate 30 Pro是一款高端智能手机,具有强大的处理器、相机和操作系统。它可以通过蓝牙或Wi-Fi与其他设备进行通信,但并没有内置遥控汽车的功能。如果您希望使用智跑汽车遥控功能,您需要额外的设备或应用程序来实现。

二、谭智的谭智个人发展史

从体制内到体制外,从跨国公司到本土公司,从经理人到创业者⋯⋯谭智20多年来展转腾挪的跃迁,凝聚了那一代知识精英在时代大剧中不断向上的求索和反思。

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的某些小区居民会发现楼宇电梯内的木框印刷体广告牌,被人悄悄换成一块液晶平面显示器,一幅幅精美、悦目的广告图片在显示器中轮番闪现,让封闭、枯燥的电梯之行变得活跃起来。谁干的?分众传媒总裁谭智。谭智把这称为“框架2.0”,是原来“框架1.0”产品的升级。

2007年11月10日,谭智在接受《中国投资》采访时称,分众已在全国安装完1万块这种新式智能液晶平面媒体。据他估算2008年全国安装6万块应该没问题,情况如果更好,安装10万台也不奇怪。这意味着分众框架传媒原来的主打产品木质框架平面媒体将逐渐被新式智能液晶平面媒体取代。据介绍,这称得上是全球首块智能液晶平面媒体,“框架2.0”集声音、多画面、全视角、红外、无线遥控为一体,可以随时随地,通过网络远程控制,按用户提供的排期表需求进行灵活的个性化播放。

谭智说,一个“框架2.0”的牛奶广告客户可在早上显示早餐牛奶品牌,晚上显示晚餐牛奶品牌,全部都是由后台系统控制的。在一次看似简单的更换中,“框架2.0”完成了向数字化的跨越。

这背后,成本也大幅提高。一块智能的液晶平面显示器成本高达6000元,而原来海报式的“框架1.0”仅需花费200-300元。谭智表示,2.0成本虽高昂,由于智能程度高,框架原来在换画的人工成本上可大大缩减,印刷成本、出错率也会大降低。谭智也不用担心全球首创的宝贝被人偷走,因为它里面装有GPS系统。谭智称,即便收费高一点,客户也乐意买单。谭智对《中国投资》记者说,2004年底框架媒介的营业额是3600万元,全国其它同类的框架媒介公司加起来一年也不超过8000万元,但现在框架传媒一个月销售收入就8000万。

5年前,谭智并不是这般的顺风顺水,在互联网泡沫破裂的浪潮中,他领导的中国第一个电子商务网站8848轰然倒下,他本人亦被媒体评为“互联网十大出局者”。在公众视野里消失了3年后,在11个月的时间内,他凭借令人咋舌的闪电手法,收购整合9家公司,建立框架传媒,然后卖给风头正盛的分众传媒。框架媒介从估值的3200万元人民币做起,最后动态估值达到30亿元人民币。

一头银发的谭智,经历坎坷。无论是当农民,做销售,还是任职业经理,谭智总在追求做人到家,达到不平凡的境地。接触过谭智的人,除了感觉他对数字有惊人的记忆力外,就是他身上典型的东北人爽快性格。谭智出生在吉林省长春市,父亲在吉林省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工作,母亲是副食品商店营业员。谭智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他是家中唯一的男孩。信奉天主教的母亲对谭智的成长影响至深。谭智回忆说,母亲教导他做人一定要做到家,出类拔萃;另外要正直,不能骗人。

1972年,18岁的谭智中学毕业,到离家500公里外的吉林省麻县公社建疆大队插队。知青生活非常辛苦,夏天要干16、7个小时,冬天干13个小时。“种田,上山砍柴,修梯田,什么都干过”,谭智说。由于肯卖力气,谭智当年入党,随后任大队长、副书记、书记,管辖着6个生产队,400多户人家,1000多口人。

1976年,谭智争取到一个工农兵推荐上大学的名额,次年3月1日进入吉林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学习,自此与IT结缘。1980年,谭智被分配到对外经贸部计算中心工作。1981年,谭智偶然得到一个去美国深造的机会。当时,外经贸部计算中心和北京市委、人大、经贸部行政中心等接受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一个援助项目。于是,谭智幸运地踏上了美利坚的土地,第一年算公派留学,用联合国的钱。一年后,谭智争取到美国马萨诸塞州伍斯特理工学院奖学金,转为公派自费。6年后,谭智被授予博士学位。攻读博士期间,他还兼职教授本科、硕士课程,做到了助理教授。在美国的机会很多,前途也一片光明,但谭智最终选择了回国。谭智告诉《中国投资》记者:“我当时认为,中国的机会比任何国家的机会都要大。未来30年中国将经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阶段。”

回国后,谭智仍然回到外经贸部计算中心工作,被提升为处长。但这个处长很不“安分”,在美国所学的先进理论,在计算中心几乎派不上用场。回国第一件事,谭智跑到北京计算机学院要求作免费兼职教师。他敲开院长办公室,自我介绍姓谭,刚从美国回来,是计算机博士。院长问有什么事,谭智说,能否来这里兼职教书,不要工资,不要房子,也不要补助。院长一脸茫然,说研究后再给回话。免费教书的事情再无下文。 1988年2月,谭智被派到美国开公司。由外经贸部投资27万美元,谭智投入3万美元,个人占10%股份,这在当时也是非常罕见的事情。第一单生意是向国内出口传真机,第一批仅100台传真机就赚了10万美元。“当时机会太多,有批文就赚钱,拿到外经贸部的批文,根本不用往外卖,外经贸部系统就足够消化”,谭智回忆道。

赚到钱后,谭在国内成立了几家独资、合资公司,搞化妆品、药品、电子产品等各种生意。1993年6月,在知识分子纷纷下海经商的浪潮中,谭智毅然结束了5年的官商生涯,转而担任美国Chipcom公司中国区总经理兼首席代表,负责拓展中国市场业务。谭智摇身一变成为跨国公司职业经理人,缘于一次偶然机遇。由于常驻美国,谭智经常接待一些国内代表团。有一次,他带团访问ChipcomCorporation公司,负责接待的美方副总裁问:“听说中国市场很大,我们应该到中国去吗?”当时,许多美国人都认为中国很穷,买不起好东西,“所有公司都应该去!”谭智回答。于是,这位Corporation公司副总裁约谭智出来,谈谈中国市场。第一次两人海阔天空地谈了3个小时。结束时,这位副总裁已萌发了到中国开办事处的想法。事后,双方一共谈了7次,“就像是我给他们做教育样”,谭智笑着回忆说。

另一件事也让谭智记忆深刻。当美国Chipcom公司决定在中国建立办事处时,最初是想把新加坡作为亚洲总部,他们认为新加坡是中国之窗。谭智告诉他们:“中国门都打开了,你还从窗跳进去干吗呢?”双方哈哈一笑,美国人一下子明白了。供职Chipcom期间,谭智做销售很努力,第一年出去讲产品,一年讲课大概150次,做教育市场的工作。两年内连续获得ChipcomCorporation公司最佳销售贡献奖,使该公司成为中国网络市场上最大的网络产品提供商。谭智认为,一个好的销售人员一定要很执着,不能夸大,要诚实,要从客户角度来讲产品用处和市场,而不单纯讲价格。1995年,Chipcom被3COM收购,谭智旋即离开,加盟UT斯达康,担任中国区高级副总裁。数年后这家凭小灵通而大放异彩的公司,当时的主要业务是销售接入网设备,与华为公司竞争。

1998年,受前微软中国总经理吴士宏之邀,谭智担任微软(中国)公司任副总经理,负责微软在中国的合作伙伴选定、销售渠道开发及分销管理等工作。未满一年,谭智离开微软。要是没有互联网,他肯定会留在微软。其时,互

联网浪潮汹涌,吸引了无数的卓有建树的海归投身其中。IDG力邀谭智加盟8848电子商务网站。

而8848之行,成为谭智职业生涯中一次挥之不去的“麦城”。“浮躁!”谭智说。当时整个互联网行业,就像现在的A股市场一样浮躁,大家都认为能圈到钱就能挣到钱,能挣到钱就要圈更多的钱。当时,8848已融资6000多万美元,积极谋划海外上市。但海外上市材料递上去后,被一拖再拖。直到2001年底,互联网泡沫已然破灭,批文才下来。海外上市已不可能,人心涣散,谭智也成为著名的“互联网出局人”之一。回顾在8848的两年,谭智对《中国投资》说:“我经常告诉自己,我没做错事,我尽了所有的努力,这件事找不到哪一条是我的原因,不是决策问题,所以我感到可惜而不是后悔。”离开8848的谭智被香港Tom集团拉去做高级顾问。谭智说,原意是去做运营,去了以后发现是做投资。还有整合团队、管理TOM在中国的投资,TOM在中国投资项目的管理、运营。这样的工作做了3年。这是谭智职业生涯中做得最长的一段。正是在这段时间,谭智发现了框架媒介和这个行业的投资机会。当时他先请TOM投资,但TOM没有兴趣,认为项目太小。于是,谭智决定自己干。汉能投资董事长陈宏2002年找到谭智,相约打造一个“中国高盛”。两人把自己的钱投入到框架媒介项目中。当时,这个项目并不为业内人士看好,但谭智十分偏执,自己投资,亲自管理。后来的成功故事早已被媒体广为详细报道:谭智在11个月里,收购、整合了9家公司,打包然后卖给分众传媒,赢得25倍的投资回报。而且,赚得盆满钵满的谭智,应邀加入分众传媒,担任框架传媒董事长兼CEO。2007年1月,谭智又被任命为分众传媒新总裁。现在,谭智管理的生意更大了,也更忙了。谭智对《中国投资》记者说,他现在不追求名气,只想踏踏实实做些事,把事情做到家。

好了,本文到此结束,如果可以帮助到大家,还望关注本站哦!

猜你喜欢